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经典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在线阅读:替父还债,我被人关进狗笼子

当前的位置: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 > 感动文章 >

替父还债,我被人关进狗笼子

2018-10-11 05:48:00 作者: 顾可新 阅读:载入中…

替父还债,我被人关进狗笼子

  001

  2005年5月26日,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日子,也是我人生悲剧转折点

  下午放学,我刚走出校门口没多远,一辆面包车停在我旁边,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胳膊上纹了一条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是前段时间带人砸我家的那个人

  我害怕地转身想跑。可没用,纹龙的男人顷刻钳住了我,并把我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另一个矮个男人迅速布袋套住了我的头,把我塞进了面包车。

  那一瞬间,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巨大恐惧感将我包围。我挣扎着大喊:“你们要带我去哪啊,你们要干什么,快放了我让我回家,快点把我放下来!”

  也许是被我喊烦了,坐我右边的男人粗鲁地扯下布袋子,说:“别喊了,我给你爸打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冲电话嬉笑着说:“王洪富,领你姑娘去我那待几天啊,三天还清二十万!否则,我可就让你姑娘去伺候几个老爷们了啊,敢报警的话,我就让你姑娘消失。”说完,他把电话挂了。

  高利贷,又是高利贷!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王洪富你这个王八蛋,到底还要把我们害成什么样——

  我叫王雨,1988年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的一个小镇里。我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妈妈性格好,平时悉心照顾我俩。爸爸王洪富,出身贫苦不甘平庸,为赚钱没少折腾。他种过地,养过兔子,开过货车,中间也辉煌过,但到头来仍一无所获

  四十岁时,王洪富决定再拼一把,做起了化肥生意。由于他爱面子又没文化,化肥买卖不到四年就经营不善,面临关门。王洪富心有不甘,为了周转资金,竟跑去借了高利贷。

  在此之前,我们全家过得还算幸福成绩一向优异的我,对未来也充满了向往。但很快,一切化为泡影

  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11点多,全家人已入睡,寂静中却传来了“咣咣”的敲门声来势汹汹,感觉分分钟会破门而入,我们被吵醒。

  妈妈追问是谁,王洪富说:“桂霞,我跟你说你别生气,我欠了一笔高利贷,我正在追化肥欠款,肯定能想办法还上。”正说着,门外的追债者恐吓说:“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们有的是办法进来,别逼我们用狠招!”

  那时候,我们家里住的是平房,别说破门而入,就是破窗而入也是易如反掌。王洪富无奈地起身去开门,一群男人手里拎着棍子,进屋二话不说就是一通砸,吓坏了妈妈和我们姐弟俩。

  我们三个缩在炕角,抱在一起哭,妈妈还尽力用被子蒙着我们的眼睛,可是我依旧看到了这可怕的一幕,为首的那个胳膊上纹龙的男人格凶狠,我一眼就记住了他。

  王洪富苦苦哀求,又阻止不了,只能束手无策地呆立在炕边,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要多怂有多怂,像一只被切断了脖子公鸡,形容不出来的颓废丧气。追债者们临走前放下狠话:“十天内,还不清本息五十万,有你们好看!”

  之后的十天,王洪富和妈妈都走在借钱和追化肥欠款的路上。现在,听纹龙男人的说话口气意思是王洪富并没有还清这笔高利贷,还差二十万,而我就是他用来找王洪富逼要这二十万的筹码

  然而,这仅仅是噩梦开始

  002

  没多久,面包车开到了一个林场,停在了一个平房院子里,院子周围都是一人多高的大墙,我被锁在了仓房门口的狗笼子里。那逼仄空间让我憋闷得想死,狼狗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我紧紧抱住双腿缩在角落

  这场景,让我有点恍惚,好像在做梦。可我一刻都不敢松懈脑海里在想着无数种可能密切观察着笼子外的男人们行踪,生怕趁我一不注意,就被强暴。

  追债者们开始并没有理会我,只是搬来成箱的啤酒屋子里也传来闹嚷嚷声音。我认真地找了好多遍,也没有找到狗笼子的薄弱处。

  我又饿又困又害怕,也不知到了几点,昏昏沉沉中,发现有两个男人醉醺醺地朝我走来,边走边嘟囔:“就现在解决她得了,不整死就行呗。”说着,他们就脱了上衣,并开始解裤腰带。我的心一沉,顿时觉得自己完了,绝望地哭喊:“救命啊,救命啊!”

  两个人朝我越走越近,像地狱里的黑白无常一样,狼狗也跟着吼了起来。正当我的心脏跳到要爆炸时,屋里走出了一个人,叫住了这两人说:“猴急啥,等三天!她爸爸要是还不还钱,就交给你俩。”

  两人迟疑了一会,骂咧咧的回去了,我暂时逃离了危险眼泪又开始控制不住地唰唰往下流。那一晚,我缩在狗笼子里,空气中混杂着狗尿狗屎味道,我头痛欲裂,恍惚间如同置身在地狱。

  后来,我只记得天亮了,天又暗了,迷迷糊糊中有人抓着我的头发撞向狗笼子,还被泼了一身冷水。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旁边是妈妈、弟弟和一众亲人。我使劲睁了睁眼,“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妈妈紧紧抱住我,也泣不成声,身边的大娘们也在抹眼泪。

  原来,王洪富接到纹龙男人的消息后,便立即和大伯、二伯、三伯去筹钱赎我。因为时间太紧迫,王洪富把家里的房子、化肥商店摩托车等,全都抵押了出去,先写抵押欠据,拿到钱再慢慢过手续

  妈妈跑回姥姥家,把能借的都借了一遍,大姨和二姨把自己的金项链金镯子都拿了出来。

  直到第二天傍晚七点多,王洪富把东拼西凑的钱和金银首饰交给了高利贷追债者,我才被释放结束了那长达26个小时、如同炼狱般的狗笼子经历

  003

  从那以后,我时常被噩梦惊醒,醒来时一身冷汗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每次醒的时候,我都是在喊“爸爸救我!”可是那天回家后,我一句话都没和王洪富说过,也再没喊过他一声爸爸。

  王洪富常坐在我的床边,唉声叹气,磨磨叨叨,说:“爸爸对不起你。”可是,他一来我就转过身不理睬他。回家后,经常有七大姑八大姨来看我,可是我受不了她们那关切疑问,欲言又止的眼神

  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也不想跟任何人回忆狗笼子的经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半个月,妈妈每天在家悉心照顾我,也不问我,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只是临近中考前,妈妈小心地问我:“小雨啊,马上中考了,努力了这么多年,你成绩那么好,要不要去试试?”我被说动了,同意去中考。没想到,在考场上,我的眼前频频浮现那可怕的场景,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最后,我发挥失常,没有考上公费高中

  本来想复读,可比事情本身更可怕的,就是人言。了解情况的人都说我顺利出来了,而不了解情况的人越传越凶,在他们嘴里,我早已被多人强暴,不报案是我家怕被杀人灭口。

  无奈之下,我只想远离这个镇子,带着这个痛苦的回忆远走高飞,要去,就去首都北京。夜里,我跟妈妈说到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和对王洪富的恨的时候,我们都泣不成声。她知道我的痛苦,默许了我的离开

  临走时,妈妈塞给我五百块钱,并对我说,邻居家的女儿满晴在北京,她已经跟满晴通了电话,让我去北京投奔她。这一个多月以来,我这才第一次好好地看妈妈,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乌黑的头发竟然变得花白。

  王洪富也来火车站送我,一路嘱咐。火车开动之时,我看见他在偷偷地抹眼泪。我冲着车窗外的他大喊:“王洪富,我恨你,我再也不要回来了!”喊完,我关上车窗,泪如雨下

  车上的人看我像在看傻子,我不管。我也知道王洪富内心自责的要死,可我就是要让他自责,如果不是他,我不会被害成这样,学不能上,还要未成年就被迫外出打工

  004

  经过一番周折,我找到了满晴工作火锅店。她对我非常热情,安顿好后,我就跟着满晴在火锅店打工,一天工作十四个小时,供吃供住,月薪八百。我很满意,只要能活下去就行。

  可是好景不长,我在这干了将近半年,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冷清,我和满晴被辞退了。工作没了着落,身上的钱也很快花得所剩无几。最窘迫的时候,我一个星期只花了十块钱,一天两个馒头,一袋咸菜,正好一块五。

  为了生计,我和满晴左思右想,决定去足浴城上班。因为足浴城不仅有底薪,还有提成,干得多挣得也多。

  在足浴城上班,身体累不是最关键的,最难接受的是精神上的落差。18岁的我,本应该坐在教室奋笔疾书,可是我每天面对的却是油腻大叔的脚和不怀好意的脸,真的很想吐。

  但是,很奇怪生活越是艰苦,我的内心越有一种快感,一种扭曲的报复心理在作祟,如果王洪富知道我在干这些,不知会是什么心情?想到这,所有的委屈,我都能忍。

  这天,店里又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喝得醉醺醺的,一进屋就色迷迷地盯着我看,按摩的时候总是动手动脚。刚开始我还躲躲闪闪,想着马上就完钟了,再忍一忍,没想到他越来越过分,咸猪手直接朝我的胸袭来。也许是我心里的阴影被触发,我“啪”的一下打掉他的手,并歇斯底里地喊:“滚开!”

  醉酒男子被我这一嗓子喊的醒了酒,一下子把眼睛睁得老大,“噌”一下坐起身,指着我怒骂:“你装什么清纯,来这种地方打工,你懂不懂规矩?!”后面的话,更难入耳

  闻声赶来的经理小跑进来,满脸堆笑地向客人道歉,转身就开始批评我,边说边往外推我。我的眼泪争气地扑簌簌地往下落,什么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我怕一出口,我就要失去这份工作。可事后,经理还是立马结算了我当月的工资

  我第二次失业了。

  005

  后来,我在寻找合适的工作的同时,开始拼命做兼职。我发过传单,扮过人偶,做过超市推销,当过保洁,甚至还批发了一堆袜子摆起了地摊。满晴姐打趣我:“三百六十行,你是打算挨个试试吗?”

  我笑而不语,一个没文化,又不愿出卖色相的年轻女孩,必须扒了本的努力,才能在这个城市活下去。

  那时,我发现很多年轻女孩子们热衷于美甲,行业利润颇高。但是做美甲需要本钱设备,最好还要有店面,我这才攒了两万多块钱,实在不敢一次性投入。于是,我决定先去美甲店做学徒,把技术学到手再说。

  当学徒的时候,我不仅没工资,还要倒贴学费。但是为了能把技术学到手,值!

  在白天,我不放过每一个学习机会,到了晚上,我就拿着指甲油和卸甲水一遍一遍地练。因为正规的指甲油很贵,我舍不得用,所以我用的指甲油都是从批发市场拿来的廉价货,加上频繁地擦洗,指甲变得特别脆弱,指甲周围也都被劣质卸甲水浸的红肿。

  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水平突飞猛进老板娘开始器重我,让我接单,每次看着顾客满意的眼神,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对,是成就感

  我至今还记得,在美甲店的第一笔工资是两千八百元。虽然在北京,这些钱不算多,但这是我赚的最心满意足的一笔钱。

  我在美甲店干得越来越好,由于我心思巧妙,待人热情,口口相传,有了很多回头客来找我。在店员里,我成了赚得最多的。看着我的银行卡里不断累积数字,我心里越来越踏实

  我想,照这么下去,再过几年,我就能开个属于自己的美甲店了。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来北京快五年了,我没回过一趟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家,想妈妈,想弟弟,偶尔,也有点想王洪富。

  重要节日时,我会跟妈妈通电话。弟弟快中考了,家里开起了小卖店,赚的钱在慢慢还亲戚们。妈妈偶尔也会提王洪富,说他很想我,我都默不作声

  2010年,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妈妈竟然带着弟弟来北京看我。见到他们那天,我很高兴,领着他们转了故宫,还下了饭店。吃饭的时候,妈妈有意无意提起,说王洪富也嚷嚷着要来,说想我。

  我知道妈妈是在试探我的口风,见我不做声,我妈又接着说:“我没让,家里开了小卖店,让王洪富在家看店。”

  也许,我们家的日子,在经历了那件事后,慢慢的也变得好了起来。事实上,我也逐渐走出阴霾,只是偶尔还会做噩梦。

  妈妈临走前一晚,忍不住对我说:“小雨呀,想不想回家啊?你爸每次喝多了都说,我对不起我闺女啊,我知道闺女生我的气,本来她能好好上个高中考个好大学,现在却小小年纪在外打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我不让妈妈再提,也不想回去,我刚刚在重生中体会到一点点快乐,我不要回去。

  之后的六年,我一心埋头于美甲事业,不断追赶潮流,学习最时兴的美甲图案,也在偷偷学习美甲店的管理。为了攒钱,白天在店里工作完后,我会在大学旁边的夜市摆个小摊,给人做美甲,常常到家要十一二点钟,但是想着自己将来要开美甲店,我就有了持续的动力。

  在这期间,弟弟也来看过我两次,妈妈也常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很想我,王洪富也非常想念我,再见不到我,怕是要出心病了!

  于是,2016年春节,时隔十一年,我打算回一趟家。我想,都这么久过去了,那件尘封的往事应该不会再有人记起,也不会再有人提起了吧。

  006

  下火车的时候,王洪富和妈妈还有弟弟来接我。十一年不见,王洪富老了许多,皮肤黝黑,背驼了,眼角满是皱纹,头发也花白了。见到我的时候,王洪富难掩喜悦,拎下我手中的行李,说了句“回来啦”之后,竟再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王洪富开着借来的捷达小轿车接我回家。一路上,他像个孩子一样,和弟弟侃大山,我和妈妈坐在车子后排。聊天的间隙,我偷瞄王洪富,这么多年过去,他真的老了,我承认,我早已经不恨他了,我真的也很想他。

  那时,我以为,这应该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可是老天爷总是那么残忍,它不断地拷打着我的灵魂,到底能承受多少苦难。

  我们的车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电动车从捷达车左边并行的大货车前光速穿过,捷达车躲闪不及,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砰”的一声巨响,捷达车撞了上去。

  电动车上的人被撞飞了十几米,王洪富趴在方向盘上,粗重的喘气。我们一家人毫发无损,电动车上的一对父子,父亲当场死亡,儿子腿部骨折。

  看着躺在血泊里的人,妈妈顿时瘫在地上,许久才嚎出声:“王洪富,你个作了孽的鬼,真是做了孽啊,这可如何是好啊?”我迅速地拨了120,弟弟打通了110。

  王洪富被拘留了。经过调解,要赔给受害人三十万,如果赔不上,王洪富将面临一到三年的牢狱之灾。

  可是王洪富现在还没完全还清我们家以前欠人的债,哪有钱赔给人家?!弟弟刚工作不久,也没什么积蓄。妈妈求借无门,在家唉声叹气,那年春节过得相当凄惨。妈妈几次想跟我张口,可是我知道,每每话到嘴边,她都咽了下去。

  知道要赔三十万后,我也绝望到了极点。是的,我能拿出来那笔钱。

  可是,这钱,我是怎么攒的啊,是我十一年来,用弱小的身体闯荡在冰冷的北京城攒出来的啊!是我刷了上万个盘子攒来的,是我洗了上千双脚攒来的,是我做了无数个美甲,常年要十二点后入睡攒来的啊!这些钱,是我十一年所有的血汗钱,我将来要靠它开美甲店的啊!

  现在,我被绑架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所有人的目光又聚焦在我的身上,我对王洪富的恨又重新被点燃,逃一般地回到了北京。

  听天由命吧,王洪富!你毁了我的上半生,我绝不能让你毁了我的下半生!

  007

  回到北京后,我拼命工作,想麻痹自己,同时也在不断地挑选店面,在心中描绘着美甲店将来的装修和运营,做着这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的梦。

  已经三个月了,离最终宣判的日子越来越近。由于庭审之前,家人不能与王洪富见面,妈妈发了疯似地托人打探王洪富的情况。但是没人能打听得到,反而告诉妈妈一个消息,说那些混黑道被抓进去的人在里头仍旧拉帮结派,刚进去的人都没什么好果子吃。妈妈听了这些话,急得眼泪直流。

  终于,妈妈忍不住地给我打了电话:“小雨啊,现在只有你能救你爸啊,妈知道,你爸对不起你,可是你爸爸真进去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啊。这么多年以来,他因为对你的歉疚,心里一直很苦,身体也跟着一年年垮下来。我担心他扛不过这三年,最后会死在里面啊,你忍心他死在牢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在吗?!”

  我哭喊着说:“妈,你知不知道我的这些钱是怎么赚来的啊,你到底有没有心疼过我这个女儿!”喊完,我就挂了电话,泪如雨下。

  那天,我买了两瓶二锅头,一只烧鸡,回到出租屋。二两半的酒杯,连喝三杯。那酒可真辣,从喉咙一直烧到胃里,我就着酒劲大哭了一场。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宿,第二天中午才醒来。我认真的梳洗打扮一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后,做了一个决定——

  我把卡里十一年攒的钱,取整全都汇给了弟弟。一共三十一万四千九百二十二块八毛四分,这是我十一年所有的积蓄。给了弟弟后,我要一切从头开始,像十一年前刚来北京那样。

  王洪富,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没多久,王洪富被释放。据说释放的那天,王洪富瘦得只剩皮包骨,颤颤巍巍地对我妈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

  那又怎样?我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拒绝接他的电话。谁知,两个月后的深夜,弟弟打电话告诉我,王洪富去世了,死于心脏病突发。

  什么?王洪富就这样走了?我就这样没有爸爸了?他都没还清对我的债,就敢这样走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买了最早的航班赶回了家。

  在帮妈妈操办丧事时,我看着王洪富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想起他在火车站接我时,说的那句“你回来啦”,竟然成了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的心像被刀剜了一样,再也控制不住眼泪,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所有的恩怨,在死亡面前,竟然变得那么渺小,而他等了十一年都没有等到的“爸爸”二字,在哀乐和哭声中,我终于喊了出来:“爸爸,爸爸,对不起……”

  这哭喊声中,有悔亦有恨。悔自己年少太傻,竟跟最亲的人赌气,恨因为命运的捉弄,一家人从来都没能好好团聚过一次。我对爸爸的惩罚,很残酷地说,一直持续到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真想揪出十七岁的自己,问问她:你真打算要开始这样伤人伤己又决绝的惩罚方式吗?到底值不值?!

  一切操持完毕后的两个月,我一直在家陪妈妈,亲戚们也常来。二娘心直口快地说:“你爸没福哦,早知道出来俩月就没了,咋能让三十万打了水漂?”这事儿估计很多人都琢磨过,包括我妈,也包括我。

  只有我们娘俩在的时候,我妈问我:“后悔吗?”要说一点也不心疼那些钱,那是假话,但现在看来,正是因为花了,我才不后悔。

  钱早晚能赚回来,但爸爸只有一个,如果他真的孤苦伶仃地死在了狱中,我会后悔一辈子。也许,那三十万正是老天可怜我,赏给我的一次慰藉灵魂的机会。

  008

  回家后的这段日子,听着亲戚们家长里短,嘘寒问暖,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烟火气和家庭的温暖。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我的房间一直都还在,而且一直保持着我走之前的布局。只是那个曾经让我骑大马,给我买糖葫芦的男人不在了。

  妈妈说,保留我的房间,是爸爸的意思,什么东西都不让扔,每个星期都要打扫一遍,他就盼着我有一天还能回家住,要让我知道家人永远在等我回来。

  我一一仔细端详。写字台前,还贴着我备战中考时背的化学元素周期表,笔筒里还插着爸爸买给我的印着“逢考必过”的碳素笔,旁边摆着一张已经泛白了的我们一家四口的合影。那是我十岁生日时,爸爸带我们去市区公园照的,照片上的我们笑得可真幸福。

  我妈还告诉我,自从我走后,我家关注的天气预报就多了一个地方,北京。天凉了,爸爸催促妈妈:“快打电话,让小雨多穿点衣服!”“后天有雪,告诉小雨路滑小心走路。”爸爸藏在妈妈身后,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我的生活。

  我妈还说,爸爸常默默地盯着家里的中国地图看,用手比划着从老家走哪条路线可以最快到北京。年前听说我要回家,爸爸激动的一个星期都没睡好,每天早早去菜市场买菜。要不是妈妈拦着,他怕是要买头猪回家,说顿顿给我炖猪肉,好好补补。可谁知高兴过了头,终究也没能如愿。

  从看守所出来之后,爸爸整日喝闷酒,说坑苦了我,在拘留所死了还痛快些,也不至于赔上我这么多年的心血。我妈气得和爸爸大吵一架,说:“小雨救你出来,是让你好好的活,不是让你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地混!”

  大概是听了这话,爸爸振作了起来,还做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决定,竟然骑着破三轮车走街串巷的收废品,卖了钱后都装在我的抽屉里,说要把钱攒起来还给我。要知道他年轻时,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在爸爸心脏病突发的那天,妈妈说他开开心心地回到家,显摆自己收上来的四组装修换下的旧暖气,转手一卖赚了三百多……

  我听着妈妈细数爸爸的点点滴滴,跟着妈妈的讲述时哭时笑,仿佛看到了那个喜获女儿的年轻男人;看到了那个跪在狗笼子前,头发凌乱、满眼泪水的狼狈中年人;看到了那个无数个夜晚思念女儿而又内疚自责的老父亲;看到了那个从看守所中出来蹑手蹑脚重获新生的陌生人……

  我才惊觉,这些年我错失的,不仅是自己的美好前程,更是今生和爸爸做父女的缘分。妈妈还说,爸爸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没能继续读书,他自己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实在不忍心我还要靠出苦力赚钱。

  再次回到北京后,我同时也下了决心,边工作边学习,先考取高中文凭,再考个大专或本科学历,给十七岁时的自己一个交代。我也打算继续我的美甲事业,相信我的美甲店早晚都会开起来,给三十岁的自己一个交代。我还计划在不久的将来,把妈妈和弟弟也都接过来,让我们这个家重新团圆。

  爸爸,我再也不记恨你了,再也不怨你了,你放心的走吧。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我竟然再也没做过那个狗笼子的噩梦。

  也许,一切真的好了起来。

  作者:顾可新  职业:设计师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