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经典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在线阅读:《宫本武蔵》经典影评集

当前的位置: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 > 经典文章 > 观后感 >

《宫本武蔵》经典影评集

2018-05-04 21:36:02 来源: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 阅读:载入中…

《宫本武蔵》经典影评集

  《宫本武蔵》是一部由兼崎凉介执导,木村拓哉 / 香川照之 / 真木阳子主演的一部剧情 / 古装类型电影威尼斯国际娱乐网站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宫本武蔵》影评(一):《宫本武藏》:细节自创的大河剧总集篇

  翻拍原著改编、家传户晓的历史人物,从来是吃力不讨好工作有趣的是,发现原来不少日本人跟我一样,对宫本武藏是「只知其人不知其事」,又或者只熟悉曾经出演过这个角色的老牌演员:万屋锦之介、役所广司、北大路欣也、上川隆也…他们的长相偏粗犷豪迈,亦自然把宫本武藏的印象跟他们绑在一起。难怪当《宫本武藏》的小道一出时,选角(特别是男主角出现的非议之声很大,而播出后,质疑选角错误声音仍然存在,甚至被视为「收视低调」的主因。

  虽然身为男主角的粉丝,「为人而看」的戏是不应有先入为主之印象,但既然是有浓厚历史背景时代剧,个人受不了一头雾水便直接看剧…千辛万苦终于弄到吉川英治版的《宫本武藏》,赶在开播前快速看完(虽然后面还是跳着来看…),重拾小时候为戏追金庸、黄易小说习惯,所以有种「回归初心」的感觉…[笑]

  而看罢全剧后,亦觉得有先看原著的必要,因为此剧走「大体跟随原著,细节自行创作」的「大河剧总集篇」路线,简化各种人物关系利用不少插叙交代情节,如果不预先做功课肯定会看得不知所云

  坦白说,虽然书中描述的剑道与禅很有意境(难怪有说金庸及古龙受吉川英治影响极深…)但始终未能跟主角有共鸣,当然只是速读的个人印象,请原著的粉丝勿怪。特别剧做了部份改编令个人很在意,尝试凭印象记低…

  武藏追求天下无双」的理由。原著由「たけぞう」变成「むさし」,开始流浪时,目标已经是关乎人间修行的追求,「看看自己能追求多高的境界」,有点深、有点玄;而剧中则改成为了出人头地、求一官半职,到后来灭吉冈一门后成名,却发现曾经是敌军的步卒终身不能入仕,从而悔恨顿悟,领略「生存并非黑白分明的事」,变成跟佐佐木小次郎一战才是「想看极限的前方是什么」…机关算尽的荒谬带来不俗的戏剧效果冲击力亦够,可是总觉得跟原著的意境有极大差异

  此处改编涉及著名的一乘寺下松「七十六人斩」。虽然安排上跟原著大致相同,但与小说不同地方,是剧中安排武藏一开始以偷袭方式进攻,口中念念有辞「一个、二个、三个…」地逐个杀人,而不是如小说般先自报姓名,后以源次郎为击杀目标展开序幕,感觉把武藏改成有点卑鄙的人?最后到「七十六个…胜了…」尸横遍野时,男主角的面容亦格外狰狞。虽然杀红了眼是符合原著「地狱魔王」的描述,却硬比原著多了一份恶役的既视感!(连常见面部抽搐也多出一份恐怖、狰狞感…[逃])对照后来他被法师骂「滥杀无辜只为天下无双?!还是享受杀戮?」(原著是骂他灭吉冈门最后灯火…),有一种把武藏当成「恶人悟道」来演的感觉…

  武打方面,由于动作部分由有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工会唯一日籍会员谷垣健治负责,虽然个人没看过电影《浪客剑心》不敢比较,但觉得反而更像八、九十年代的港产片,不少动作戏有一股古早的港产武侠味道扑鼻而来,可惜节奏就松散得多了…(说起来那种杀戮的改编亦很有九十年代的徐克电影味道…印象中的徐克…)看到男主角不时吊威也飞来扑去,个人是看得挺开心啦…但看到有日本人批评一代剑豪的故事为何混合香港电影的拍摄手法?」「不喜欢这种违反人体力学的杀阵」不禁一阵莞尔…要拍出新派时代剧?谈何容易呢…似乎跟破除「キムタク演什么也只是キムタク」的偏见没两样…

  另一个在意的明显改动,就是有关阿通的感情线。由于原著的青梅竹马关系,改成剧中武藏回乡两人才首次见面,亦删除了武藏第一个弟子,也是两人初期的缓冲区城太郎,导致武藏及阿通的交流硬是欠了点什么?当然剧中删除了武藏对阿通的欲望可能是「欠了点什么」的原因之一…剧中两人的关系实在纯洁得过分…[爆]所以就算最后当武藏隔着小山表白「我的身和心为剑而生,但我的灵魂与阿通同在」,总觉得有点搔不着痒处…

  拍时代剧,无论编导演需要魄力,受众窄亦而且有外地观众难以理解规矩。个人观感嘛…对于剧本跟《忠臣藏1/47》一样走总集篇路线(但说故事技巧稍弱),导致不少人物及情节流于水过鸭背,未有像《武士之一分》有绝妙的平衡略残念,但当成仿古早式港产武侠片倒是看得很开心

  《宫本武蔵》影评(二):宮本武蔵

  细节之心思,刀剑之身手,亦如挂在柳生道场正中的“心身一如”匾额。男女之绊,笛乐之妙,亦如“生之绊、情之妙”人间风月。武藏在岗吉道场木刀战众人场景之后,镜头一转,我心中又突然蹦出了——“暮然回首,花间鸟语风云寂。”的感叹作为朝日局55周年SP,抛开众所周知的主演不论,配角也都是如雷贯耳的人物,这就是特定时间特定题材特定的意义。本剧的背景音乐基本上能占到全剧时间的一半以上,而且能贴和剧情展现的是古朴悠扬之气(虽然有些打斗时的电子乐有待商榷)。既然是时代剧,那配上“大河剧”惯用的中年女性缓缓道来的女中音亦是悦耳异常。人、月、菊、刀、酒,在这略含古韵的“清明时节”亦是十分应景。用器物传达语言信息,又是比我钟爱的台词高一层的意境!作品的代入感不是靠单纯感官刺激,而是身心的融入——是思考人生日日皆如修行,须孳孳不辍。以上。

  《宫本武蔵》影评(三):《宫本武藏》:由剑入道的大宗师

  作为朝日电视台建台五十五周年的纪念影片,分两夜播出的《宫本武藏》汇聚了一干日本重量级的演员,木村拓哉、香川照之、真木阳子、松田翔太、西田敏行、武田铁矢、中谷美纪、夏帆等等,老中青三代都有登场,这样的卡司阵容堪称豪华,足见这部制作的份量。

  日本战国中后期是个剑豪辈出的时代,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郎、柳生宗严、上泉信纲、丸目长惠、伊藤一刀斋等人无一不是可以开宗立派的人物,但在这些人中名头最响、传奇最多的当数宫本武藏。从少时好勇斗狠、横行乡里,到立志修行、遍访名家,再到后来勘悟剑道、通达人生,他在一乘寺的灭门之战、开创「圆明流」与「二刀流」,以及与佐佐木小次郎在岩流岛的巅峰对决,每一段都有足够的魅力去引发普通人或者文学家想象。日本近代大作家吉川英治在其代表作《宫本武藏》中,不仅细致地描绘出宫本武藏波澜起伏的一生,还创造出「又八」、「阿通」等虚构人物,丰富了这位剑豪的友情爱情之路,并奠定了后世改编电影的框架

  这一版的《宫本武藏》也是基本沿用了吉川作品里的设定,不过比起传统的时代剧或者剑戟片,本作少了肃杀凛冽之气,反而在镜头和配乐的运用下多了一份时尚感。而且由于同样请了谷垣健治担纲动作指导缘故,因此凡是看过真人版《浪客剑心》的观众都能在其中的打斗桥段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说实话,对于想在砍杀中寻找快感朋友来说,这部影片可能会让你失望,本片中打斗的段落并不多,着墨最多的仅有一乘寺之战一场戏,甚至连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之间的决斗也只是寥寥数笔而已。

  相比之下,编导把更多的视角放在了宫本武藏内心性格上。宫本武藏心性思想转变是同他在剑道上的探索融合在一起的。从他踏上追求天下第一的目标开始,宫本武藏始终表现得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戾气过重。在他的眼中,剑道,或者说由剑道带来的名声乃至仕途是最为重要的,便如大多数凡人一样,在名利之心的控制之下,行事往往功利偏激。以一乘寺之战为例,虽说是吉冈一门约战在先,但之前已经击败吉冈清十郎的宫本武藏大可不必将其门人斩尽杀绝。连斩七十六人的纪录确实惊人,可也让他的双手沾满了血腥,大有入魔之势。

  在宫本武藏心性改变过程中,泽庵和尚、吉野太夫、宝藏院日观、柳生宗严四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总结他们对宫本武藏的教谕或引导,他的锋芒、他的偏执、他性格中的刚性与峻急便是最大的缺陷。起初,有些他不以为然,有些他难以理解,一切只有等到他仕途梦碎,扔掉双刃,彻彻底底地静下心来之后才有所领悟

  再度拜会宝藏院日观,老和尚的一席话终使他茅塞顿开:「……若有矛盾,就任其存在心间。世人偏要事事分个是非黑白:孰善?孰恶?是敌?是友?如此辨别个清楚分明才能安下心来。可是,生存却并非如此。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在此处停留才是重中之重。真正强大力量,正是由此而来。」此后,他又无意中找到了自己的双刃,从愤而弃刀到失而复得,宫本武藏得到了更多内心上的修为。

  自此,宫本武藏的武技不再为杀人而练,而是从剑道入天道,探索生命万物的至理。在论及宫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即将到来的大战时,泽庵言道:「武藏对我说过,想看到极限的前方。小次郎也是一样。举例来说,这扇,是整个人类拥有可能性,可能性这词不合适,应该说成未来潜能。如果有人超越了自身的极限,潜在的可能性就会变大。武藏与小次郎决斗之时,必定会一次又一次,超越自己的极限吧。如此一来,整个人类所拥有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了。不论是对剑之一道,还是对所有人类,他们二人的决斗都是非常重要的。」

  岩流岛之战令我联想到了黄易在《覆雨翻云》中描写的「月满拦江之战」,浪翻云和庞斑双双悟道、破空而去。不敢断言黄易是否受到了吉川作品的影响,但其中所传达的境界却一般无二。不仅是剑道,琴棋书画,甚至各业百工都只是修行的一个媒介而已,对自我的修炼和锻造才是最终的目标。若是一味苛求得失、看重结果,那便落得下乘矣。

  《宫本武蔵》影评(四):禅与剑 菊与刀

  记得是念国中的时候,把攒了许久的零用钱去买了吉川英治的一套宫本武藏珍藏版,副标是剑与禅。厚厚的一套书被我似乎是当做武侠英雄小说很快的读完了。那时候想必是根本参悟不了这三个字的副标。

  再后来,读了Ruth Benedict的菊与刀,现在也大体上没什么映像了,依稀觉得这三字和之前那三字很是融洽

  直到最近朝日电台拍了这部木村大叔主演的只有2夜的电视,方才忆起这两本书来,觉得忽略了太多的禅意和文意,觉得空闲的时候应该再把这两本书拿出来好好的读一读。

  无论是禅与剑还是菊与刀,看起来都似乎很矛盾。对日本这个民族不甚了解,除了日剧,动漫还有诸多影响了我辈的教育片意外,确实接触有限。在外面念书和现在工作的原因还是能接触到一些日本朋友的,给我的感觉真的是出奇礼貌。似乎大和民族的民族素质也一直为国人津津乐道(举个泛滥的例子类似集体体育场中撤离不留一点垃圾)。除了尚礼,这个民族又黩武,这点任何一个中国人民或是和平爱好者又都是有深刻体会的。

  回到宫本武藏这部电视本身,还是刻意的体现了剑与禅的韵意的。17岁前杀戮,因泽庵和尚入牢自省,21岁立志重新修行剑道,灭吉冈一门76人,并最后与传说中的另一剑客佐佐木小次郎于岩流岛决战。身心皆给了剑道。

  武藏立志修行剑道,除了剑术本身,其人还是好勇斗狠的。这点木村大叔的演绎还是很到位的尤其是那充满杀气的眼神。而伴随不断挑战剑术高手,他也不断的受到别人的指点。和尚提示他太强了,要学会变弱,歌姬砍断了琵琶让他明白既要直又要包圆,柳生石舟斋提醒通过砍断菊花的茎提示他不仅要看还要听。这在不断追求剑术一心要赢的同时,还透露着禅意的点播。

  记得少时有人开玩笑说,何时曾见过真正的大侠打着旗号到处喊打喊杀的,武侠小说中的强者也都是扫地僧,看门人,基本都是隐于市。试着收起锋芒,保护好自己的利刃直到需要出鞘的时候使用。是圆还是尖,是破还是收,处处都是禅机。

  最后尼姑的那番话似乎又点醒了他,剑术的修行是为了什么,变强又是为了什么。其实看似很多的矛盾最后都能在看不见的远处达到平衡。当你看见的时候,估计也就是领悟的时候。

  凡人本就是矛盾的结合体,就拿自己来说,既非犬儒亦不激愤,总是试图理性的看待这个外面的世界,找到是非黑白间的平衡;而对自己,却时常找不到那种平衡,反而走在极端一面积极执着走着自己认为对的道路,与现实抗争,另一面又消极评判自己,任由阴暗的一面进入自己的身体。这种矛盾与纠缠我虽然给自己找了借口曰为人性饱满,却何尝不希望有一天消极的一面坍塌

  《宫本武蔵》影评(五):中规中矩的民营台古装戏

  优点:没有像其他的电视古装剧那样乱改编。NHK有一版市川海老藏主演的大河剧版本《武藏MUSASHI》拍得那叫一个难看编剧镰田敏夫各种乱改,最典型的乱改是让市川海老藏扮演的武藏和吉野太夫发生原著没有的露骨激情戏,还让吉野太夫主动裸露后背,说出“郎君、征服我吧!”闹到学术界和普通观众齐齐抗议。还有生硬加上严流岛后的剧情,让武藏成为保护和拯救受迫害的日本基督徒的豪侠,以符合西方的政治正确。

  缺点:这版武藏投资太小。这版宫本武藏上下两集的投资规模仅有两亿日元,算上木村的片酬,也仅有两亿三千万日元左右。这个制作金额仅仅相当于朝日电视台几年前制作的台庆SP《流转的王妃,最后的皇弟》(前后四集)的四分之一!放到电影界也就够拍个文艺片。所以我們在劇中看到穿幫的道具、粗糙的電腦動畫特效、簇新簇新來不及做舊的服裝。

  《宫本武蔵》影评(六):翩若惊鸿清十郎

  《宫本武藏》这部剧的观后感总体来说就是中规中矩,一帮大叔大婶通过电影的方式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一下子就明白了宫本武藏的主要人生历程。但是主要还是个人审美的问题,觉得木村拓哉没有演出我心目中的宫本武藏,真木阳子也不是我心目中的阿通。但是却有一个人,让我过目不忘,这就是饰演吉冈清十郎的松田翔太。这部剧里一个不太重要的配角,但是扮相太惊艳了,美目顾盼,风度翩翩,但是好像注定美丽的事物都不能持久,他在这部剧的戏份就像流星划过天空,过早的结束了,但是这个形象永久的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

  最早知道翔太是《欺诈游戏》里面睿智冷静的秋山深一,冷静但不是没有温度,对女主还是很温柔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找来翔太的其它剧看,也许因为是星二代,所以拥有良好的遗传,也许因为翔太自己真的非常努力去揣摩每一个角色,所以他的表演总能带给观众惊喜,这一次依然没有让人失望。

  吉冈清十郎是武家第四代,吉冈宪法之长子,吉冈流第四代传人。吉冈流曾任代代室町幕府将军的兵法教官,到了第四代清十郎,在京都的吉冈道场已经名声显赫。吉冈宪法死后,清十郎继承家业,经营道场。后来宫本武藏了磨练技艺,向吉冈流挑战,与吉冈清十郎决斗。清十郎最后被宫本武藏击败,死于非命。其弟吉冈传十郎为了帮哥哥报仇,与宫本武藏决斗,最后被宫本武藏打败,身亡。这部本在电影里也有表现,如果只是看文字的话感觉清十郎不过是个守不住家业的公子哥,没有更多的同情。但是电影里的清十郎其实还是很有天分的,剑法也不差,还很有生活情趣,很懂体贴女人。确实是个有修养会玩乐的公子哥的形象。因为太多的业余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最终技不如人,被宫本武藏杀了,演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真是十万分个舍不得。

  在民间有这样的说法“富不过三代”,也有这样的说法“三代培养一个贵族”,这两句话告诉我们财富和修养总是难以兼得。松田翔太是松田优作的儿子,作为一名杰出演员的儿子也许也能感受到清十郎作为著名剑术家的后代的压力。一方面有家业要守,一方面有先人的名誉要守,一方面天赋这种东西又是不一定遗传的,自己的爱好很可能与祖先是不一样的,自己可能要比普通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也还是会被外界说成是一代不如一代。翔太把那份骄矜与落寞都诠释的很到位。让人不禁很同情怜爱这位风雅的贵公子。

  翔太在这部剧里的戏份非常少,但是一点也掩盖不了他的光芒,是他赋予了清十郎新的生命,惊鸿一瞥,定格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宫本武蔵》影评(七):宮本武蔵

  细节之心思,刀剑之身手,亦如挂在柳生道场正中的“心身一如”匾额。男女之绊,笛乐之妙,亦如“生之绊、情之妙”人间风月。武藏在岗吉道场木刀战众人的场景之后,镜头一转,我心中又突然蹦出了——“暮然回首,花间鸟语风云寂。”的感叹。作为朝日局55周年SP,抛开众所周知的主演不论,配角也都是如雷贯耳的人物,这就是特定时间特定题材特定的意义。本剧的背景音乐基本上能占到全剧时间的一半以上,而且能贴和剧情展现的是古朴悠扬之气(虽然柳生道场那段打斗的电子乐有待商榷)。既然是时代剧,那配上“大河剧”惯用的中年女性缓缓道来的女中音亦是悦耳异常。人、月、菊、刀、酒,在这略含古韵的“清明时节”亦是十分应景。用器物传达语言的信息,又是比我钟爱的台词更高一层的意境!作品的代入感不是靠单纯的感官刺激,而是身心的融入——是思考!人生日日皆如修行,须孳孳不辍。以上。

  《宫本武蔵》影评(八):木村武藏

  演一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并不是一件讨好的工作。前面已有无数的小说漫画影视作品,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宫本武藏。无论怎么努力,总会有人说演得像有人说演得不像。或许,像我这样对武藏一无所知的观众才好,没有固有形象就没有成见:木村拓哉就是宫本武藏,宫本武藏就是木村拓哉。

  但这一次,我不选择走无知观众这条路,而是在开播前试着去了解他出演的这个人物。喜欢一个人,除了看他看过的风景,能可以与他一起体会经历一件事,以求更充分地接受他努力的成果与心意。这样自制的同体感,或许就是一个远在异国的饭可以达到的最高的幸福。

  除了搜索网上的资料,我的主要读物是津本阳所著的《宫本武藏》。

  津本阳,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擅长从浩瀚的史料中发掘素材,视野宏大,文笔雄肆,在日本被认为是继吉川英治之后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在没有吉川版本的无奈之下,也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下面将记述阅读过程中的一些体会,一个星期以后再来回头对照。

  木村来演武藏,在外形上是有先天不足的。书中的武藏并不是俊美飘逸的少年侠士,而是孔武有力的魁梧汉子。相比木村过于单薄的身形,香取慎吾应该更像武藏,这样的身型才能左右手同时使用武器,而成为二刀流。因力大无穷而速度惊人的剑术在书中也是一再描写,并借此增强武藏以一敌十的说服力。这个嘛,要看剧中武术指导的场面设定如何弥补。拥有剑道根基、身手敏捷的木村,我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再者,宫本是少年成名,十四岁已能打败成年剑客,成为天下无双的剑客时也就二十多岁,怎么向后推剧中的武藏也就三十多的年纪。以木村的实际年龄出演实有点尴尬。我们中国观众可能比较习惯演员比角色年轻,但于求真的日媒怕又有话题可黑了。这种近乎自黑之后的质疑,让我又一次开始陷入恐惧,恐惧木村又一次被电视台消费,以他耍帅装酷进行。

  此时聊以寄托的是,宫本武藏是一个真实的人物,除了大量口耳相传的物语、文载书道的小说,还有历史的真实可以追寻。

  众所周知,武藏著有《五轮书》,在简序中说到自己的生平,这是最为真实的第一手资料。他说自己“辗转各国,不断与各派剑客比试,共决六十余次,一次都没有输过。这是发生在我十三岁至二十八九岁之间的事情。”

  六十余次的比试,一次都没有输过。这样的说词,对于熟悉木村生平的饭来说,是不是非常熟悉呢?我是的啊!当读到这一段时,心中不禁一澟,如果硬要进行人物类比,当世日本娱乐圈中,的确没有比木村更适合宫本武藏的演员。曾九次夺得日剧学院赏最佳男主角,以及无数无数的殿堂级荣誉,舍他其谁?

  更相似的一点是,如果读过《五轮书》,便会发觉武藏是一个天生具备自我反省素质的人,这是吉川英治笔下的武藏最为引人入胜之处,成其“剑禅如一”的“求道者”的形象。在朝日电视台的SmaStation《演员木村拓哉特辑》里,日本电影大师山田洋次说,“(木村拓哉)是一个求道者。”何其相似啊!

  日本人所说的“道”,是一种很强的质量意识,于事时体现为一丝不苟的精神,落实上是每一个环节都不疏忽,可以表现于任何一种职业上。就如《宫本武藏》拍摄现场记录中所说,木村要求每一个动作的准确到位,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确认,这就是“道”的体现。

  于武藏,作为一个习武者,他的“道”是寻得剑术上的最高境界。然而,剑术作为武者的“道”的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武者赖以生存的工具。要么剑术得到相当地位的诸侯的认可,从而为其效力;要么经营道场,靠弟子们的谢礼生活。有了安稳的生活以后,有了妻儿,自然就会留恋生存于世。而于剑术当中,求生必然导致畏首畏尾的恐惧,从而在需要忘我对决的高手决斗中输掉。津本阳的小说中,用了大量的笔墨刻画武藏的这一矛盾:通过求“道”得到出人头地,但出人头地以后再难求“道”。

  这种两难的矛盾我们现代人也相当熟悉的吧。事业有成需要大量精神时间的投入,事业有成为的却是得到安稳的生活,然安稳的生活却无法再追求事业的前进。相信,现世的当下,还有多少人挣扎在这样的矛盾当中。

  幸好,我们有一个人生范本在前面。世俗认为,偶像是让人忘记现实的一种存在。虽然用偶像的身份也曾取得过成功,但当之成为事业上的“玻璃天花板”的时候,不妨转换另一个身份去继续追求——一个有家室妻儿的偶像。所以,我一直以为2000年以后的木村的演技是更上层楼的境界。曾经九度赢得日剧学院赏最佳男主角的他,其中的五次是2000年以后取得的,且其中包括了不甚讨好观众的悲剧、政治剧、正剧以及喜剧等更为多种多样的角色身份。

  遗憾的是,武藏的时代是没有这样的选择。最终,武藏选择了安稳生活的相反方向,转而寻求人世间的孤独,以此彻底造就最高的剑术修为。

  津本阳小说中描写“(他)每日都进山练习自己的剑术……二十岁的武藏认为自己已经不需要以他人为对手的修行了。若是以人为对手,只要自己的剑术凌驾于对方之上即可胜出。但是,在山中以树木、岩石为对手的修行中,可以任意想象对方以何种厉害的招式袭击自己。”

  因为,只要是与人的对战,无论怎样高明的对手,总有固定的形式。而这个形式会令练习者也落入形式之中。一旦拘泥于固有的形式,在遇上一个不会陷入自己这个形式的对手之时,战败就是必然的了。

  武藏是很清楚地看透这一点的,在《五轮书》中说到,“专注于剑法的形式,是不对的”,“我派可以说是有构无构,即似有架势实无架势”。

  但是,对形式的拒绝也就等于拒绝了形式上的传承,无法作为流派进行普及。所以,武藏最后在《五轮书》中只能下结论,这只能依赖各人自己的努力,经验是不可传达的。

  我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想到出演武藏的木村。他不断挑战新类型的角色,其中的自省所念,可能亦与武藏一般:不让自己拘泥于曾经得胜的模式,既不想因形式而落败,也冀求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尝试中,寻得最高境界——“道”,作为演员的“道”。即使没有经验可以凭借,即使可能在唯收视率论中被认为失败。

  宫本武藏在临终前写下《独行道》,作为其一生“独行之道”的自勉。其中最常为日本人所传载的是“自身之事皆无悔”。为求剑道而孤独一生的武藏“无悔”,不随波逐流、不重复自己以求收视保证的木村更应该是“无悔”的。在世俗面前,“无悔”所能凭借的唯一就只有强大的内心了。

  尽管时代在改变,人性却是不变的。两个同样拥有强大内心的人穿越时空的交流,的确值得期待。

  《宫本武蔵》影评(九):《木村拓哉,向右转?》

  《木村拓哉,向右转?》

  http://site.douban.com/237924/widget/notes/16651380/note/348555281/

  向右转,我是指日本右翼势力(日本政治势力中的鹰派,也就是日本保守政党中的强硬派)。

  为何说木村拓哉,向右转呢?因为在本剧集中,我看见不同,透过不同,疑惑剧本之右转!

  即,木村拓哉版《宫本武藏》之“决斗一乘寺”那场下松战斗,此处武藏滥杀成性被描绘凌厉,结局被描绘为“全灭”!

  一人屠戮了对手76人!这是一本传承吗?还是新剧诠释?如此描绘一个重要历史人物,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带着疑问,我们开始寻找答案!

  ~~~~~~最早可追溯到井上金太郎導演的《宮本武藏》(1929年),而比较著名的有:

  稻垣浩導演,三船敏郎主演 《宮本武藏三部曲》(1954年、1955年、1956年);

  內田吐夢導演,中村錦之助主演 《宮本武藏五部曲》(1961年、1962年、1963年、1964年、1965年);

  为了探寻本文向右转的疑点,我重新将上述后八本又看了一遍。

  三、不同的宫本武藏

  木村拓哉电视剧版《宫本武藏》和过去不同电影的比较。

  我们重点拿“决斗一乘寺”这一段做分析。

  电视剧2014版是第二集,《宫本武藏2 决斗一乘寺(1955年)》在1小时15分开始。

  其历史本来原委是:

  请看《闲人老羊》小站正文

  http://site.douban.com/237924/widget/notes/16651380/note/348555281/

  《宫本武蔵》影评(十):武藏,你还记得那年关门海岸岩流岛的一木棒吗...

  宫本武藏

  勇敢好斗,战无不胜,桀骜不驯,重视承诺。

  与好友本位田又八以西君的身份参加了关原之战,西军战败,遂成为浪人,受又八之托,回家乡找寻其母与未婚妻,却被战胜东君追杀,被沢庵和尚制服,垂死之际,被又八未婚妻阿通所救,带其逃亡。途中再度被抓,在牢狱中潜心修炼,习得二刀流。四年后,姫路城主池田为其赐名宫本武藏,允许他云游四方,磨炼武功(拓展后宫)。【←男女老少通吃!】受柳生石舟斋宗岩、日观住持点播,剑术点大增,与吉冈清十郎一战,胜在轻守重攻。后由于想出世做官,诛杀任生一门76人,却被告知此生无望,遂弃剑,专注雕刻菩萨。后被岩流佐佐木小次郎挑衅,重新拾剑与其在岩流岛决斗,一木棒将其闷死。【←编剧这样真的好吗!www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